1646、黑暗之魂(六)

作品:《收集末日

    ——???——
    影之国,洛斯里克城门。
    “总之,我现在要和防火女一起去把薪王抓回来,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还是不能把BOSS砍了吗?”萨诺斯看着缠绕在城门上,将它死死封住的虬结藤蔓,开口问道。
    【你这层可以砍。】有留言闪过。
    “哦?我这‘层’?”萨诺斯挑挑眉:“你在哪层?”
    【不太清楚,或许几百层,或许上千层,毕竟八层之后的世界完全没有区别。】
    “哼……如果‘轮回’一次就多一层的话,这里至少得有一万层。”萨诺斯回应。
    这次没有新留言出现,或许是没什么好说的,又或许是被这离谱的计算给笑到了。
    “灰烬大人?”防火女看着呆立不动的萨诺斯,疑惑地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在思考这门要怎么开,高举小环旗不知有没有用。”萨诺斯应道。
    是的,防火女跟来了,因为她要劝原本留在祭祀场的人回去,如果不行,就找人替代,毕竟她已经做好了和古达一起外出传火的准备,半路换个同伴也没什么差别。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是萨诺斯随时可以“升级”,而坏处是不能让她死掉。
    虽然按照“设定”,防火女被杀之后只要坐一下篝火就会复活,并掉落交给她的“初代防火女的眼眸”——如果有这玩意的话,但看古达那个贪生怕死的样子,这条信息或许做不得准。
    “用火把烧掉试试?”防火女从背后取出火把,试探性地靠近大门。
    咚!咚!咚!
    还没等她将火凑到捆住大门的藤蔓上,后方便有沉重脚步声响起,回头看时,发现那是一棵……一头……一大团互相纠缠在一起,仿佛一个巨大毛线团一样的藤蔓所组成的球,而这个“藤蔓线团”还向外长出了四个仿佛手脚一样的古怪肢体,不断传来的沉闷咚咚声便是它们的“脚步”声。
    “‘咒缚大树’?它怎么会在这里?”萨诺斯警惕地举起剑。
    【鸠占鹊巢】留言一闪而过。
    “这里距离幽魂的穴屋可有点远,而且,能把一个BOSS赶走,占据那边的应该至少是个薪王,不过,在那之前,先把它干掉准没错。”萨诺斯抬手制止跃跃欲试的防火女,主动向那边满身藤蔓的咒缚大树冲了过去。
    泼刺——咔嚓——!
    黄金大剑一剑斩下,咒缚大树上缠绕的藤蔓便应声而断,并掉落或者崩飞出去一大片,但大树本身却不受影响,动作完全没有停滞地一抬“手”就狠狠拍了下来,萨诺斯只能后撤躲开。
    “灰烬大人!烧它!”提着螺旋剑观战的防火女高声提醒。
    “你到底是防火女还是放火女?”萨诺斯一边吐槽一边绕着大树转了半圈:“理论上来讲,这玩意上面应该有一些类似‘蛋’的弱点部位,但……”
    咒缚大树由藤蔓组成的表面非常光滑,别说“蛋”,就连树木会自然声成的疙瘩都没有。
    “真麻烦……”萨诺斯第三次砍断咒缚大树的“手”,看着它再次在几秒内重生出一只新手臂后,干脆收起剑,对准大树发出了咆哮:“Yol Toor Shul!(火焰之息)”
    大树身上缠绕的藤蔓瞬间被烧焦开裂,而大树本身也受到重创,向外喷洒出了一大片白色树脂,然后,以一种超乎预想的敏捷飞快地在地面打洞,然后钻了进去——带着封锁大门的藤蔓一起。
    “好厉害!灰烬大人!”防火女似乎完全没觉得这种嘴里喷火的行为有什么问题,鼓掌欢呼。
    “从那些喷出树脂的部位来看……如果冷却凝固,一定会形成类似‘蛋’的玩意吧。”萨诺斯眯起一只眼:“巧合太多,就不是巧合了。”
    ————
    洛斯里克城门之外,原本应该是一座跨越深涧的大桥,但在萨诺斯出现之前就已经被一条巨龙坠落的的尸体给撞断了,现在门前只有一道深渊。
    萨诺斯来到道路尽头,没有着急举起从艾玛主祭那里要来的小环旗,只是站在那里极目远眺,不过,由于世界一片漆黑的缘故,即使那些地点有火光,也很难看清全貌。
    最近的对岸,有大批胡乱搭建,毫无建筑设计可言的木头房屋,那是不死人聚集的“不死聚落”,而不死聚落的一侧,则是发配罪人的“傑罚森林”和充斥着有毒淤泥的法兰粪坑,哦,是“法兰沼泽”。
    傑罚森林通往幽邃教堂,而法兰沼泽的深处则是镇压深渊的法兰要塞,这两处建筑只能依稀看到一点顶端。
    “‘法兰不死队’应该返回法兰要塞了,而‘埃尔德里奇’多半在幽邃教堂,巨人王尤姆可能返回了罪业之都,”防火女走到萨诺斯身边,仿佛导游般开始讲解:“而距离我们最近的薪王,应该是不死聚落里的‘放逐者鲁道斯’。”
    “放逐者鲁道斯?”萨诺斯惊奇道:“他为什么会在不死聚落?”
    “嗯……他之所以被称为‘放逐者’,是因为他掌握了一种‘把灵魂物质化’的魔法,因此被故乡的人视为邪恶者驱逐了出来,会留在不死聚落的话,多半是因为他练成那些已经没了记忆的游魂的灵魂时,不会有人对他有意见吧。”防火女解释着。
    “啧啧,就设定上来说,还真就和Fate那边的情况对上了,鲁道斯能将灵魂物质化,又是个大脑袋秃老头,身上带着个效果是‘更容易被攻击’的戒指,会变成间桐脏砚简直一点都不奇怪,”萨诺斯摇摇头:“那么,我们抓他回来,把火先传着再说。”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应该举起‘小环旗’?”防火女看着萨诺斯手里的东西:“听说那是只有各国使节才能享受的‘空运’待遇。”
    “你会失望的。”萨诺斯随口说道,然后将小环旗高高举起。
    啪沙~啪沙~
    “这声音……?”原本正望着桥下,等待什么东西爬上来的萨诺斯诧异抬头,然后,便看到两名长着大翅膀,身穿白色祭司服,眼睛放射金光的蓝色巨人从天而降。
    没等萨诺斯出声质疑,这两名蓝色巨人便各自抓住他和防火女的后颈,提着他们便向不死聚落飞去。
    “我确实挺失望的——”防火女一边按着自己的裙子一边远远说道。
    “我非常确信你原本会失望的原因不是现在这个。”萨诺斯抱着手臂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