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29】谁好一点?

作品:《人在东京,专业男友

    “咪咪,咪咪。”
    结衣蹲在阳台边上,伸出薯片在纸箱里逗弄,口中还学猫叫。
    不知道那薯片是鲜味还是烤肉味太浓郁,直把里面的小家伙弄得一下跟着一下的颤。
    “嗷~”
    闭着眼睛的小家伙半天都够不到,似乎是气急了,嗓子里蹦出一声低沉的狗叫,听得结衣噗噗发笑。
    然后才转手拿出刚买来的奶瓶——一个套了扎眼气门芯的空眼药水瓶,往小家伙嘴边凑,一直等到它啾啾的喝够了才拿开。
    一边喂,一边抱着膝盖蹲在纸箱旁边一脸幸福的笑。
    等到一开始冲的小半筒牛奶分好几次喝的差不多,她这才转过头朝椎名伊织喊:
    “伊织!我能不能再喂一点啊?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    椎名伊织正和渚酱说着什么,被结衣打断:“网上说两个小时只能喂一次,五毫升就够了。”
    “诶?吃的饱饱的才能健康长大吧!”结衣这个一顿饭两大碗起步的宅女表示不解。
    “嗷!”
    小家伙也像是同意似的应和。
    椎名伊织养宠物,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从来不惯着:“吃多了会拉肚子的,都是稀粑粑,你要收拾吗?”
    “那、那还是少喂点吧。”
    结衣想到一滩一滩的稀粑粑,心里打起退堂鼓。
    “还有手别碰猫砂,脏的。”
    “知道~”
    嘱咐完,他才转过头和渚酱商量起之后几天的事:“抱歉,渚酱。这周末的时间,我能不能下周再补上?”
    他和渚酱约好的,每周两天lovelove外出学习会。
    但是最近几次总是不那么顺利。
    宫原渚不满的抱着胸:“你不能总是这样啊!伊织。”
    “这次又是去干什么?”
    “又来新的顾客了?”
    “抱歉,这回是帮朋友的忙。”
    椎名伊织对不住的双手合十:“这周的时间,下周分批次给你补上。”
    如果按照和也写的计划书分步推进,那在社团交流日之后,这周末八成是要耗在联谊上。
    得提前打好招呼才行。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渚酱别过头,“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”
    “但是你得告诉我都有谁。”
    “唔,就是空手道社团的一些人……”
    宫原渚目光微眯着,气场十足的靠近,一缕发丝顺着鬓角滑落,声音低沉。
    “女人,有吗?”
    “有…还是没有呢?”
    椎名伊织现在的反应已经比以前快了很多,控制着内心的想法先行转过脑袋,尽量避开与渚酱的对视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为什么把脸扭开!”
    宫原渚一脸怀疑的凑到椎名面前,歪着头,左摇右摆着往他脸上看。
    椎名伊织也随着渚酱的动作左看右看转身摆头。
    最后把渚酱都气急了,张牙舞爪的要拽他:
    “你看我!”
    椎名伊织一个后撤步躲开。
    渚酱不依不饶的往前一扑,一双穿着黑丝的纤细长腿用力盘住他的腰,整个人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椎名伊织身上,甩都甩不下来。
    一双小手用力把他的脑袋掰正。
    让他和自己面对着面。
    目光灼灼的盯着他。
    “看着我!”
    “是不是有女人!”
    “嗯?”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其实比较复杂。”
    椎名伊织用力斜眼,几乎把眼珠都歪到后面去。
    渚酱双手掰着他的脸,双眼虚着。
    小脸上的表情忽然顿住。
    “寺岛幸也在?!”
    椎名伊织一怔,猛地道:“你还说你不会读心术?!!”
    “才没有,我...我就是诈你一下。”宫原渚说着说着,突然反应过来,“还真有她啊!?”
    椎名伊织一时语塞,又解释道:“对,不过只是去朋友之间的联谊会,不是接新客人,渚酱你不用担心......”
    “你是老客户了,有时间的话我肯定是先接你的单。”
    “喂,伊织!”
    宫原渚说着,忽然掰正他的脸,目光认真的看他:“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你的女友?”
    “就算是花钱买的身份,我也应该是确确实实的女友才对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椎名伊织听着有些疑惑,“你当然是了。”
    在工作时间里。
    他按下半句话没说全,但目光却直视宫原渚,没有继续躲闪。
    他觉得渚酱能听明白。
    问完,宫原渚果然沉默。
    过一会儿,又张了张口。
    “那......”
    “那个寺岛幸,你喜欢吗?”
    她依旧像树袋熊一样盘在椎名伊织身上,目光紧盯着他的脸。
    而后,就见椎名伊织渐渐露出一副茫然、不解、有些疑惑的表情。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    渚酱看他的脸,不由也有些迷惑。
    “真不喜欢?”
    “不喜欢。”
    “一字马也不喜欢?”
    “她的大劈叉和一字马是用来爆头的,怎么可能喜欢?”
    “高挑结实的身材也不喜欢?”
    “女孩子当然是软绵绵的最好,肌肉稍微有一些就够了。”
    宫原渚掰着他的脑袋,一脸认真的看,而后目光更加迷惑。
    居然全是真心话。
    “那、那你怎么还......”
    还画自己跟她的本子?!
    她的话刚到一半,又忽然停住。
    对啊。
    没准只是兴趣呢?
    画手们不都有着这样那样、各种类型的奇怪星癖吗?
    自己是不是误会伊织了?
    宫原渚念及至此,逐渐陷入深思。
    万一他仅仅是个兴趣爱好广泛,尤好画自己与其他可爱女生工口本子,有着恶劣亵渎想法、最喜欢把那些看上去高高在上、清冷绝世的现实美人们,一个个画成自己的二刺猿x便器,本质上是一个看上去金玉其外,实则败絮其中的烂人呢?
    这种事,完全有可能啊!
    只这么一转过弯,宫原渚的念头顿时豁然开朗。
    有道理!
    渚酱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松开盘在他身上的大腿。
    后退两步,低下小脑袋。
    椎名伊织一脸奇怪的看她。
    这丫头又怎么了?
    怎么一会儿激动得像是要抓奸,一会儿又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?
    他不知道,渚酱低下的小脸上,是一片近乎染透了的红。
    伊织,不会也画过我吧?
    这好像也...有可能吧?
    在不为人知的脑海深处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又沉默良久,渚酱忽然小声道:“那...我和她比起来,谁好一点?”
    椎名伊织又不傻,理所当然道:
    “当然是渚酱最棒了。”
    闻言,宫原渚脑袋里像是懵了一下,先是用力的低头,而后猝不及防的踹了他一脚,声音有些控制不住:
    “笨、笨蛋!”
    转过身,迈着僵硬的步伐,先是走,等离开几步立刻又跑起来,蹬蹬蹬进了屋。
    咣当一声关了门。
    椎名伊织不解的转头看向结衣,寄希望于从她那里得到点提示。
    结果转过头,发现结衣也一脸茫然地看着冲进房间的渚酱,还挺奇怪的问他:
    “伊织?你又惹渚酱生气了?”
    “……我哪知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