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楚梓霄的疯狂决定

作品:《别爱我的人

    楚梓霄看着简桁,微微眯缝了下视线,仿佛想要看懂他这话的意思和目的。
    不等楚梓霄回答,简桁已然继续开口:“只要你想……我就有办法让小沫回到你身边!”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楚梓霄冷然开口。
    简桁笑了,“很简单……顾北辰是我简家的仇人,我不想看到小沫继续被他欺骗。”微微一顿,他视线变得幽深,“何况,小沫现在只是被顾北辰迷惑了……小沫的快乐,在你的身上!”
    楚梓霄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简桁很久……
    “楚律师,就算你不想小沫回到你身边,我也不会让她继续跟着顾北辰的!”简桁沉叹一声,脸上有着痛苦。
    楚梓霄沉默着,仿佛在考虑着,又好似在纠结着……
    明明有些事情很明显,甚至不可信。
    可是,在这一刻,他的思绪却陷入了一个漩涡,就好似有一只手拉着他往前……还有一只手从背后推动着他,让他不由自主的渐渐走向深渊……
    一道无形的深渊……
    楚梓霄回了自己的公寓,站在阳台上,手里的烟一支接着一支。
    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仿佛总在夜晚的时候用烟来麻痹着自己……
    手机不甘寂寞的在桌子上‘嗡嗡’响着,让人焦躁不安。
    楚梓霄有些烦躁的将烟蒂捻灭在了烟灰缸后拿起手机,看了眼来电后接起,“嗯?”
    “梓霄,案子有突破了!”电话里,传来韩真真兴奋的声音。
    楚梓霄眸光瞬间眯缝了下,“我这就过去……”话落,他挂了电话,拿了车钥匙径自往楚唐律所驶去。
    和莫少琛的案子已经拖不下去了,最后的一次开庭必须要有结果……越拖,对他的当事人就越不利。
    夜深人静,楚唐律所里,韩真真和楚梓霄一起研究着案例。
    楚梓霄听完所有后,方才疑惑的问道:“这些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    “你忘记了,我家人都是做什么的?”韩真真一脸骄傲。
    韩家在律政法界是大家,可以说,韩家的人九成以上都进了这三个相关……
    “这样不合规矩!”楚梓霄微微蹙眉。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就好……”韩真真挑眉,“而且,我得到的这些也只是皮毛,可以说,当天开庭,还是需要靠你这张嘴!”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是,楚梓霄还是犹豫了……
    “事发后,你知不知道,这对你有什么影响?”楚梓霄视线变得深邃。
    “你关心我?”韩真真顿时亮了眼睛。
    楚梓霄的眉心蹙的更加深了,“你是我同事,又曾经是同学!”
    “楚梓霄,”韩真真冷笑一声,“我们不至于撇那么干净……”
    楚梓霄沉默了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“这份东西你爱用就用,不用就当我白费力气了……”韩真真继续冷笑,“不过,恐怕你这堂输掉了,输的就不仅仅是你不败的战绩!”
    话落,韩真真深深的看了眼楚梓霄后,拿了包转身离开了律所……
    瞬间,律所里只剩下了楚梓霄一个人,他有些无力的坐在那里,视线落在了前方……
    看着前面墙上的那个书架,仿佛还能想到他那时候回国,逼迫简沫给他设计这里的所有。
    她是爱着自己的,否则,依照她的个Xing,她根本就不会逃避他!
    是北辰……
    北辰的一步步逼迫和引诱,她才会离他越来越远。
    楚梓霄眸子渐渐眯缝了起来,最后成了一条缝隙的时候,寒光乍现的瞬间睁开,不过须臾,仿佛一切尘埃落定在了他的心里。
    垂眸,看着韩真真拿到的那份有利证据,楚梓霄的手缓缓的攥了起来。
    他一步步的退让,只会让沫沫离他越来越远……不管是简桁还是真真,他们说的都是对的!
    他,已经无路可退了,不是吗?
    夜风滑过外面的梧桐树,梧桐花开正好……
    曾经,简沫对他悠悠开口:“我在梧桐树下等你,等到再也等不到的时候我会离开……”
    可她……没有等!
    一抹怨恨在楚梓霄的眸子里渐渐隐现了出来,所有的情绪就好似脱缰的野马,奔腾呼啸着……充斥着他所有的神经。
    一切都不一样了……
    沫沫,我要你回到我身边!
    必须!
    周末,简沫在一天远足中被顾北辰腹黑的“打压”,和一天被Nai包嫌弃中度过。
    原本周末喊何以宁和一一过来玩的,可何以宁去参加一个学术交流,一一也就带过去一起了。
    周一早上起来的时候,简沫觉得有些晕沉沉的,鼻子也有点儿囔。
    爬了起来,身边儿空荡荡的。
    简沫甩了甩脑袋,这才想起来……昨晚儿顾北辰说今早会去东海市,走的早。
    整个一天上班简沫都是无精打采的,一副感冒了的样子,着实被向晚那丫头美美的开了几个玩笑,最后还兴奋的来找她,说终于知道了“财大气粗”和“有容乃大”是什么意思了。
    简沫一脸黑线……
    “啧啧,沫姐……”向晚趴在简沫跟前,“你和你们家顾总还真是恶趣味。”
    说到这个,简沫就头疼。
    昨晚儿送了Nai包回学校后,顾北辰那丫的就和她研究了这个问题……简直将“衣冠禽兽”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    “沫姐,我给你买了体温计和药……”穆晓冉从外面走了进来,扬了扬手里的东西。
    向晚摇头叹息,“现在的孩纸啊,真是比我那时候还会来事儿。”
    “你那时候不让我心塞都不错了。”简沫当下吐槽,然后看向穆晓冉问道,“多少钱?”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穆晓冉说完,一溜烟儿的就跑了。
    简沫和向晚对视一眼,仿佛有些不在状态。
    还没有想通穆晓冉这是什么情况呢,简沫的手机就响了……
    见是顾北辰,简沫嘴角呡了笑,“不是说到了就要有好几个会议吗?”
    “嗯,忙里偷闲……”顾北辰淡淡开口,顿了下后问道,“身体不舒服?”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    “你的声音有些囔!”顾北辰直接戳穿。
    简沫汗颜,“好像有点儿着凉了,已经买药吃了。”
    “要不要去云泽那里看看?”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简沫头疼,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个什么后急忙转移了话题,“你今天回不回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