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五九章:圣人不仁亦有主场之利

作品:《科技大仙宗

    如果单纯依靠大阵,即使是几位通天至尊合力施展,也顶多就能困住天外邪魔几个时辰。
    几个时辰之后,天外邪魔强行突破大阵,这大阵也就没有办法再用了。
    可是,如果控制一下使用的强度呢?
    咱别等他强行突破,别给他对大阵造成损伤的机会。
    我打开一下,我关上了,又打开了,又关上了……
    这并不是妄想,而是切实可行的办法。
    只要等到圣墟生灵重新聚集,重新组成一座座道兵大阵,形势就又回到了初始。
    就像泳池放水,虽然一池水都放光了,但只要进水口还在不断进水,堵上排水口还是会重新注满水池的嘛。
    既然塞子使用寿命,那就等到水池注到一定程度,再把塞子拨出来,终究是能多坚持一些时间。
    对勾陈至尊的主意,众人自然也都立刻明白了过来,于是纷纷点头赞同。
    “除开白骨夫人与勾陈道友,余者诸位道友请听我号令!”
    那元渺至尊手掐法诀,指点其它几位各自落入大阵阵盘,随后自己也跟着落在了阵盘核心之处。
    白骨夫人要操控白骨圣殿,维持这片白骨天地,为己方提供一定的主场之利。
    勾陈至尊实力够强,在阵外能发挥的作用,也要远胜过入进那大阵当中。
    因此,这两位被留在外面。
    还有一点,这两位也算是一个监督。
    毕竟,大家互相之间也没那么熟,至少没有熟到放心进入别人大阵的程度。
    尽管可能性极低,但万一这位元渺至尊有什么别的心思,白骨夫人和勾陈至尊在外面也是一个制约。
    众人入阵,大阵随之开启,虚空中隐隐一震!
    仿佛一声“嗡”响。
    整片白骨天地,修道者一方与天外邪魔一方共同所在的这方空间,大道与无形的大阵法则融合成一体。
    若说之前的大道,就像是一群散漫闲人。
    那么,在大阵笼罩之下,大道就成了紧急集合的精兵,一声令下便依令排列成威武军阵。
    修道者一方的“地利”之便,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大的体现。
    虽然,圣人超脱于外,已不会插手这“两界”之争。
    哪怕修道世界被打烂了,或者天外邪魔的世界湮灭了,对于双方的圣人那个层次的存在,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影响。
    但是,这圣墟诞生于圣人之手,却是以修道世界为复制、投影之源。
    圣墟之中的大道法则,皆是修道世界的大道法则,也即是修道者们的力量根源。
    反之,天外邪魔为何节省战争堡垒的能量?
    就是因为在这圣墟之中,天外邪魔极难从外界获取能量,战争堡垒、移动要塞更是尤为困难。
    白骨夫人祭起的白骨圣殿,如同道境犹如开辟世界一般,在这片空间中以白骨天地覆盖。
    这也是“地利”,但更准确说是对圣墟“地利”的一种开发。
    原本十成的“地利”,修道者们可能只从中借到五成。
    而有了白骨天地,十成的“地利”大概就能发挥到六成、七成。
    现在,元渺至尊的这座颠倒乾坤大阵,由于与圣墟中的大道更为贴合,发挥的“地利”或者能到八成乃至九成。
    这个解释可能不准确,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,基本上与事实相差不会多远。
    乾坤颠倒!
    转!
    随着大阵运转,大阵笼罩下的空间为之一变,上下左右前后变得错乱扭曲,倒是有些像圣墟中本就有的空间陷阱。
    只不过,圣墟中的空间陷阱不可操控,而这大阵却是完全由元渺至尊掌控的。
    天外邪魔一方,就像是被装入了一个盒子里的虫子。
    虫子在盒子里往哪边跑不重要,重要的是外面拿盒子的人怎么摆||弄这盒子。
    虫子以为自己向前就是向北,拿盒子的人只需要把这盒子调转个方向,虫子的前方就成了南方。
    虫子按照自己以为的跑过去,反而只会距离目标越来越远。
    当然,天外邪魔不是虫子。
    否则,这大阵就可以把天外邪魔一直困在里边。
    天外邪魔能够察觉到空间的变化,并且为向着正确方向前进而努力,也即是与大阵的力量进行较量。
    修道者这边,也不可能只单纯调转个方向,还是要操控大阵不断变换才能困住天外邪魔。
    大阵之中,天外邪魔停了下来。
    察觉到空间变化后,他们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动,都只会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远。
    而操纵大阵的元渺至尊,看到天外邪魔停下来后,也知道了天外邪魔的打算,立刻指挥着众人再次变化大阵。
    这一回,不是简单的调转方向了。
    你知道我变向了,于是停下来不再动了,那么我就把盒子拿远点好了!
    就是这样的策略。
    大阵本身当然不太容易随意移动,但是通过对阵内空间的操控,只是移动阵里的天外邪魔还是可以的。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像在大盒子里又有个小盒子。
    把虫子装在了小盒子里,再把小盒子在大盒子里随意移动。
    这边大阵运转。
    天外邪魔也立刻又跟着有了反应。
    移动要塞的能量场收缩,身在外面的众多天外邪魔纷纷回到战争堡垒。
    接着,就见那战争堡垒,好像漂在河面的鱼漂微微浮沉,一层层可见的半透明涟漪扩散开去。
    修道者这边的大阵,顿时运转为之一滞,就如同齿轮没了机油的润||滑,就如同马车驶上了崎岖坎坷的破路。
    很显然,即使没有法术对轰,双方也还是在其它层面进行着角力。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说这大阵只能困天外邪魔一时的原因。
    好在,这边的双方在角力之时,那边圣墟生灵们也在借机重整旗鼓。
    大概也就不到半个时辰,圣墟生灵们已经是重新组成了道兵大阵,一尊尊法相级的幻象在天空上浮现。
    “几位道友,可以暂且停下了!”
    随着元渺至尊的一句话,这颠倒乾坤的大阵停下了运转,将里边的天外邪魔一方暴露了出来。
    当然,大阵并不是完全停下,只是不再与天外邪魔角力了而已。
    面对与之前相差不多的形势,天外邪魔们只能是继续采用原本的策略,纷纷从战争堡垒中飞出迎敌。
    结果也没有多大变化,圣墟生灵的道兵大阵在一番厮杀后,毫无意外的被天外邪魔杀崩杀散。
    而天外邪魔在这场厮杀当中,也被勾陈至尊等人的大道化身斩杀了数人,几缕紫气掉落出来后转眼被抢走。
    眼见着有些撑不住了,元渺至尊很适时的运转大阵,为圣墟生灵争取再次集结的时间。
    一轮又一轮……
    很可惜的是,无限循环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即使是有这大阵颠倒乾坤,但天外邪魔终究不是盒子里的虫子。
    在大阵运转时,天外邪魔不会傻傻的往反方向跑,而是会停在原地或重新定位方向。
    而在大阵要操控空间,将天外邪魔往更远处挪移时,天外邪魔却也可以锚定空间与大阵角力。
    于是,在数次轮转之后,天外邪魔还是往前蹭了一多半的路程。
    勾陈至尊等人,能够挡到这个程度,就已经是极限发挥了。
    如果不是地利,如果不是圣墟生灵,如果不是颠倒乾坤大阵和其它手段,天外邪魔此时怕早已经到达圣人讲道之地了。
    尤其是法力的消耗。
    所谓的法力无穷,也是要看用在哪里,和什么去做对比。
    要是和什么金丹、元婴之流相比,那通天至尊的确可以称为法力无穷。
    可是,相同境界或级别的情况下,哪还会有什么真正的“无穷”。
    更何况,勾陈至尊等人的大道化身,在这一轮轮的交战中也没少被天外邪魔反杀。
    毕竟,大道化身本来实力就不强,只是靠着诡毒阴损才得以发挥作用。
    因此,一旦要是被敌人识破了伎俩,这大道化身也只有被秒杀的份。
    大道化身被斩杀,倒是不至于伤到本尊的神魂,但凝聚化身的“道”与“法力”就别想收回来了。
    “道”只能重新参悟掌握。
    而“法力”也只能重新积聚。
    当然,就像平常施展法术一样,这法力消耗后也不算多难恢复。
    可问题是,目前这个情况,显然没有时间给众人去恢复法力。
    好在,就见从禹山方向,几道人影快速飞了过来。
    “诸位道友莫急,我等来也!”
    “还请几位道友入阵!”
    “此阵还可阻它一阻,只是之后就要看几位的手段了。”
    “道友放心,我等定不会让它打扰了诸位。”
    几句话之后,双方换了位置,原本阻敌的勾陈至尊等人,很顺利的从战场中脱离了出来。
    包括元渺至尊,也将大阵交给了接替之人。
    只不过,这大阵用了这么久,使用寿命差不多也快到头了。
    待到大阵被破,后来这些人就要自己想办法了。
    “怎么不见无极道友?”
    交接之后,勾陈至尊看着众人,却没有从中找到叶赞的身影,不免感到有些好奇。
    “师尊,弟子醒来之后,只见到诸位道友一同醒来,却是未见无极道友踪影。”
    别人可以不回答勾陈至尊,但身为弟子的凌寒至尊却不能不回答。
    “毕竟无极道友只是法相境界,想来情况与我等终是不同。”
    龙族太子敖煜相对其它人来说,对叶赞也算是更熟悉一些,想来也注意过叶赞没有醒来的情况。
    “也罢,此处倒也不差无极道友一个,只希望他没有出什么意外。”
    勾陈至尊摇了摇头,反正自己这一回也要过去了,倒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瞎猜。
    就如敖煜所说,众人之中只有叶赞是法相境界,也很难说遇到的情况与其它通天至尊是否一样。
    只是,可能谁也想不到,叶赞不仅仅是境界和他们不同,就连在圣人讲道之处所做的选择也不一样。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一个小小的法相境,居然心气那么高,选了圣人的留影去参悟。
    那么,叶赞究竟有没有收获呢?
    众人所不知道的是,叶赞实际上已经与众人一同醒来了。
    不知该说是时间法则的影响,还是这圣墟的什么特殊规则,众人其实是同一时间“醒来”的。
    不管他们参悟的收获是多是少,不管原本境界实力是高是低,也不管自身感觉悟道用了多长时间。
    法相境界的叶赞也是一样。
    只不过,叶赞在醒来之后,没有如其它人那样立刻离开留影。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四个字概括,就是“收获颇丰”。
    叶赞也没想到,自己异想天开的选择,居然还真的能够解决心中诸多难题。
    甚至就连他此时在炼制的法宝,也在这圣人的留影中得到了启发。
    小世界中,战争堡垒内,叶赞的几道分身围着那团紫色的非晶、非露、非汽的氤氲云雾。
    这件法宝,已经炼制了许久,已经许久未生变化,却又始终没有成型的迹象。
    而叶赞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让几道分身有了新的动作。
    就见几道分身,齐齐停下了祭炼的动作,手掐法诀将一身法力点燃。
    真的是点燃,一个个化身人形火炬,身体被法力燃烧的各色光焰笼罩包裹。
    片刻之后,几道分身纵身而起,在半空当中化为小太阳似的光球,并向着当中的那团紫气云雾中投去。
    随着一团团光球落入,紫气云雾沸腾似的不住扭曲,内里更有星云似的光芒闪烁愈发明显。
    光芒闪烁,云雾化为星云,明明悬在那大厅当中,却显得内里仿佛无比深邃。
    而星云的外部,那扭曲的轮廓渐渐呈现出人形,隐约间迷迷糊糊显露出叶赞的模样。
    耗费了几道分身,大量的法力以及紫气,叶赞终于是将这件法宝炼成了。
    说是法宝也不准确,毕竟几道分身的神魂也在其中,这准确说是炼制了一尊第二元神出来。
    第二元神炼成,叶赞心中顿时明悟,这第二元神究竟有着何等的威能。
    当初,叶赞想要炼制的,是一件能够在量子领域定位的法宝。
    他希望,在不需要放置量子基站的情况下,就可以通过这件法宝定位量子领域与外界的坐标。
    而现在,以此为基础的第二元神,自然是如他所愿的拥有了这样的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