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四章 我们等你

作品:《穿越之一路逍遥

    式神是灵体,不惧一切物理攻击,得益于这一特性,式神无异于立于不败之地,起码在场大多数人是这么认为的,自信满满,从未怀疑过,见白虎式神被符文链条束缚住,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,这些人已经大惊失色,但今天他们注定要见识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    玉溪双手成钳状,把白虎式神形如虚幻的巨爪抓抱在怀里,转身一甩,白虎式神被他狠狠地惯在地上,那力道之大,直接砸穿地板,白虎式神落到下一层,下一层地地板在它身下呈蛛网状裂开,老惨了。
    白虎式神挣扎着想站起来,摇摇晃晃,颤颤巍巍。
    这一幕实在太震撼,现场的气氛仿佛凝滞了一样,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中。
    站在门口处的昂培晴明一口血喷出来,本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很苍白,这下,更是虚弱得像纸片一样,一旁的顾明洋顺势抱住她。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不堪一击!”金莲子大神玉溪抄着手,对着还处于呆滞状态的众人傲娇地挑挑眉,拽拽地说,“还有谁不服气,放心站出来,本大神保证不打死,最多半身不遂。”人他杀不了,收拾魑魅魍魉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,要是站出来的是人,他就关门放封啓祥。
    “八嘎!!!”昂培西江震怒出声,这小子伤了式神,他居然伤了式神,不可原谅。此时此刻,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杀掉这个人,只要这人不在了,式神还是不可战胜的存在。
    昂培西江抽出他的长鞭,按动把柄的机关,长鞭缓缓沁出绿色的液体,黑色的鞭身蒙上一层诡异的颜色。
    鞭子一动,液体被甩出来,落在地上,墙上,溶出一个个孔洞。
    有几滴体液溅到畏缩在角落的张子源身上,灼烧着他的肌肤,因失血过多而奄奄一息的他再次痛苦地挣扎起来,“啊啊啊啊啊......”
    屋子里没人理会倒霉的张子源,因为玉溪和昂培西江打了起来,两人都是大开大合的招式,余威无差别攻击,才过两招,屋子里就毁得差不多了。闲杂人等纷纷避到庭院里,免得被殃及池鱼。
    “姓封的,带乔岚走!”
    其实不用玉溪提醒,封啓祥满心满眼都是乔岚,已经准备离开了,他抱着乔岚站在窗边,起身跃上窗台,正要施展轻功,因为注意力全部放在怀里的人儿身上,所以当她的睫毛微微颤动,他注意到了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    “岚儿,醒醒。”
    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缓缓掀开......
    封啓祥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,乔岚从长久的昏迷中醒来,明明已经睁开双眼,瞳孔却是涣散的,没有聚焦,整个人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。
    “岚儿,你怎么了,是我,翔哥,岚儿......”封啓祥深情的呼唤没能引起乔岚一丝一毫的反应。
    对战中的玉溪似乎明白了什么,怒极的他爆起,无数符文链条袭向昂培西江,搅烂他的长鞭,再一下子把他抽到庭院的鱼塘里,凶狠的鱼兽冲过去吃肉,几个武士赶紧现身去捞人。
    使出刚刚那一招,玉溪有点脱力,但他没有停歇,冲到窗边,把手按在乔岚的额际,他无法读取她的记忆,却能感受她的灵力。
    此时此刻,乔岚的灵力极其不稳定,玉溪试图引导安抚,却适得其反,她面上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    封啓祥的手搭在玉溪的手腕上,毅然决然拿开,不允许他再拿乔岚冒险。
    肯定有办法的,只是现在......玉溪颓然,他脑子里也乱得很,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帮到乔岚。
    屋檐下,顾明洋时刻注意着屋里的情况,这会儿他看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机会,只要运用得当,他从此咸鱼翻身,成为人上人,曾经欺他辱他的人都将匍匐在他的脚边请求他的原谅。
    顾明洋从破破烂烂地门口处走屋里,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说,乔岚的记忆已经被改动,除非他们出手修复,否则她很快就会变得疯疯癫癫,而他们出手的条件是封啓祥和玉溪归顺他,为他所用,做他的盾,他的茅。
    “呵呵,归顺你,你的脸怎么这么大。”玉溪忍不住开启冷嘲热讽模式,论毒舌,他是专业的,“一个五级雷系异能者也想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,还没睡着就开始做梦,你妈没告诉你,做人要脚踏实地,对了,你有妈吗?”
    “......”顾明洋最讨厌人家拿鼻孔对自己说话,这样的人都是他的仇人,通常有仇他当场就报了,报不了才铭刻在心,秋后算账。他冷哼一声,“看你们一个两个情深似海的样子,还以为有多在意乔岚,其实也不过如此,这样不如把她给我......”
    “闭嘴!!!”封啓祥和玉溪同时出声,两人都气到不行。
    玉溪往前一步,把快要失控的封啓祥挡在身后,“说得轻巧,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能治好她。这么多天过去,大脑的损伤完全是不可逆的。你们能让她恢复如初?”
    “前面我们可没有动乔岚,改造记忆到现在也就是三个小时,时间长了不好说,三个小时的话......”顾明洋说道这里,看到玉溪回头与封啓祥相互对视,好似在交换什么重要讯息,他心里咯噔一下,有了不好的预感,自己刚刚的话是否透漏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。
    玉溪摸摸乔岚柔软的头发,抬头再次对上封啓祥的视线,“回去吧,我们等你!”
    封啓祥低头在乔岚的前额落下一吻,“岚儿,等我,我很快就来找你!”他顺手在刚刚玉溪摸过的柔软发丝抚了抚,好像上面沾了脏东西。
    “切!小心眼!”
    “你们......”顾明洋不明所以,直觉告诉他大事不妙,下意识发动雷电攻击,然后他就听到那个最令他嫉妒的男人扫了他一眼,那眼神,锐利得好似一把冰刀,直直轧在他的心上,令他如坠冰窟。
    “时间回溯!”